新華社太原9月29日電題:從馮朝輝案看“黑金”腐敗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張羽、孫聞、葉健
  日前,記者在山西圍繞反腐風暴進行採訪時,不少受訪者談及這裡過去一段時間不正常的政治生態時,會提起一個叫馮朝輝的人。
  馮朝輝,山西陽泉市郊區楊家莊鄉黑土岩村原支部書記的娃,一個真實學歷不過初中的後生,在二十多年裡,偽造年齡、身份、學歷,招工、入黨、提乾,一路混一路貪,落馬前居然“混”成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
  這個被人們稱為“小混混”“二癩子”的馮朝輝,其個人起落,被許多人視作一個鮮活標本,發人深省。
  貪:攪動“黑金”的掮客
  相關文件顯示,目前有關部門已查實馮朝輝涉案金額超過2000萬元——索賄受賄436.423萬元,介紹賄賂100萬元;巨額財產7576550.01元、62280.81美元來源不明;將違紀所得在私人企業存放獲利690萬元。
  2005年1月,馮朝輝被任命為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舊關超限運輸檢測點主任。從這時起,他吃上了“黑金”,走上貪腐之路。
  2005年對山西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年份,就是在這一年,煤炭價格開始進入上升通道。“煤炭價格上漲,打開了山西‘資源詛咒’的魔盒。”太原市委原常委、宣傳部長範世康對記者說,“圍繞煤炭經濟各種利益複雜交織,權力尋租在煤炭行業相關領域開始滋長,並迅速向政治生活各領域蔓延。”
  “成也黑金,敗也黑金”。山西的一些幹部群眾告訴記者,山西政治生態惡化的一個重要外部因素是舊有的權力運作模式和經濟運行規則,在煤炭價格上漲帶來的經濟快速發展面前暴露出種種弊端。在社會經濟與政治結合部出現的大面積失範,必然導致出現“系統性、塌方式”腐敗。
  面對疾速上漲的煤炭價格,煤炭運輸企業,無不希望“多拉快跑”,高速公路上的超限檢測點成了他們急需打通的關節。馮朝輝緊緊抓住了這個“機會”。
  當年,某運輸企業為使公司車隊能夠順利通過舊關超限檢測點,送給馮朝輝10萬元,馮安排檢測點工作人員給予關照。2006年,該公司再次請馮朝輝讓該公司車輛順利通過檢測點,馮作了安排,事後向運輸公司經理楊殿衛索要價值37.8萬元別克商務車一輛。
  認識馮朝輝二十多年的老章(化名)告訴記者,馮朝輝就是在舊關超限運輸檢測點主任任上,靠違規放行車輛自肥掘得了第一桶金。此後,隨著馮朝輝職務提升,他的朋友圈子不斷升級、擴大,他的斂財方式也“升級換代”,開始在“朋友”中間充當掮客,借幫人拿項目撈好處。
  2009年10月,山西益鑫盛洗煤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趙益民為解決孝義市西辛莊煤炭開采事宜,請時任陽泉市紀委副縣級檢查員的馮朝輝幫忙,馮通過孝義市政府主要領導協調解決後,讓趙益民為自己支付了購奧迪車款72.123萬元。2011年,陝西府谷縣國鑫煤炭咨詢服務公司負責人賈國琪通過時任陽煤集團紀委副書記的馮朝輝,認識並請托某大型煤炭企業分管領導在提高合同兌現率上給予關照,為表示感謝,賈國琪三次送給馮朝輝70萬元。
  2012年,陽泉千和房地產有限公司經理李建永想承攬陽泉郊區新農村建設項目,通過馮朝輝得到時任陽泉郊區區委書記王永珍(另案處理)答應關照。同年5月,馮朝輝陪同李建永送給王永珍100萬元。
  在老章眼裡,這個案子可以算作一個反映山西“黑金腐敗”的典型案例。“李建永承攬的那項目,雖然頂著新農村建設的名號,但實際目的是藉機私挖濫採煤!”
  騙:“只有名字和性別是真的”
  2014年4月,山西省紀委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給予馮朝輝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然而,馮朝輝這些被開除的身份卻都是騙來的。熟悉他的人告訴記者,“只有名字和性別是真的”。
  騙,是馮朝輝發跡的原點。農轉非、幹部身份、北京戶口都是通過偽造證明等手段騙來的。
  相關文件顯示,馮朝輝生於1975年10月,1990年8月參加工作。
  與馮家相熟的知情人告訴記者,1990年8月,馮朝輝的父親(已故)不想讓這個沒正經念過幾天書的兒子一輩子窩在農村,用假身份、假年齡、假證明,為其子辦理了陽泉固莊煤礦合同制招工手續和農轉非戶口。馮朝輝藉此實現了身份的第一次轉換——從農業戶口變成了非農業戶口,從農民變成了工人。
  老章說:“馮朝輝在固莊煤礦沒上過一天班,也不領工資,辦個假招工手續為的就是換個身份。”
  相關材料顯示,2002年12月,馮朝輝購買了偽造的北方交通大學專科文憑,並通過關係在未曾上過一天班的陽泉木材公司偽造聘乾手續,實現了身份的第二次轉換,搖身一變成了幹部。時隔一月,馮朝輝謊報填寫自己具有中共黨員身份,報考了黨校並獲得本科文憑。不久之後,居然調入了“又有權收入又高的”高速公路管理局。
  2005年10月,馮朝輝為自己及妻子馬月霞花費32萬元,通過陽泉麗玉房地產公司經理韓麗明等人操作,用偽造的黑龍江大學和天津商學院碩士研究生畢業證書以及偽造的北京市人事局接收函,將夫妻二人戶口遷入北京市海澱區。
  陽泉市一些知情幹部告訴記者,學歷身份造假在陽泉乃至山西都一度是幹部隊伍中普遍存在的問題。
  混:靠“忽悠”上位 靠欺詐騙錢
  身份有了,學歷有了,剩下的就是該提拔了。從一個村支書家的娃,“混”成山西省高管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馮朝輝可謂使盡渾身騙術。而混得成的一個關鍵因素是他聲稱自己在北京有一些“高層次的朋友”。
  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舊關超限運輸檢測點主任(正科級)是馮朝輝的第一個官位。知情人告訴記者,這個官位是馮朝輝自己“騙”來的。“他跑到交通廳的領導那裡,說北京部委的某某某是他的好朋友,希望對他提拔任用。”老章說,“他提的那些人都是級別很高的領導幹部,交通廳的領導既不便打聽,也不敢得罪,只好寧信其有。”
  陽泉市一些知情幹部介紹,2008年12月,馮朝輝再次搬出北京“高層次的朋友”,使自己調入陽泉市紀委,擔任副縣級檢查員。時任陽泉市紀委書記王民於今年9月25日被山西省紀委宣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2010年,石家莊團市委原副書記王亞麗因身份造假被免職並移送司法機關。此後,全國各地開始清查幹部隊伍中的身份造假者。當時,在陽泉市公務員隊伍中,包括馮朝輝在內,共有5人被市委組織部查證身份有問題,按規定應從公務員隊伍中予以清退。馮朝輝因為“在北京有人”,被陽煤集團延至旗下,任命為陽煤集團紀委副書記,馮朝輝雖然離開公務員系統,但職級卻不降反升,成為“正處”。
  陽煤集團的一些幹部說,當時陽煤集團領導擔心這一來路不明的任命在幹部職工中引起反彈,不僅沒有公示,“相關任命的文件都沒下發”。
  借用其“紀檢幹部”身份招搖撞騙,替人“鏟事兒”,詐取不義之財,是馮朝輝給圈子裡的人留下印象最深的劣跡。而馮朝輝之所以能屢屢得手,是“鑽了官風不正的空子”。
  從馮朝輝的任職履歷可以看出,2007年之後,他一直在紀檢部門任職。“憑藉自己吹噓的‘在北京能見得著人,說得上話,辦得成事’,馮朝輝在山西官商圈子裡混成了一個‘人們既不敢得罪,甚至還得爭相巴結’的紅人。”老章說。
  據有關部門查實,2012年,山西某大型國企一名幹部有關問題被國資委調查,馮朝輝找調查組為其說情。事後,馮以感謝調查組人員為由,索要8萬元,據為己有。許多與馮朝輝熟悉的人告訴記者,他靠“鏟事兒”得來的不義之財遠不止這區區8萬元。
  熟悉馮朝輝“鏟事兒”路數的人告訴記者,馮朝輝經常主動找到一些領導幹部,向對方透露,他從“北京的朋友”那裡聽說“最近有關於你的舉報”,“我可以幫你擺平,但要花錢”。一些知情人告訴記者,那些他出面試圖“擺平”的案子,很多就是他自己舉報的。
  馮朝輝的落馬頗有戲劇性。
  迄今,山西太原、陽泉的許多幹部仍對2013年4月,馮朝輝被任命為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副書記、紀委書記後,誇官三日的“盛大”場面記憶猶新——連排筵宴、前呼後擁、觥籌交錯、酒酣耳熱、連篇醉話中,馮朝輝徹底High了:“我讓他們給我找‘雙規’專用的記錄紙!我要查一批案子,‘雙規’一批人!”
  三天后,找到記錄紙的工作人員卻怎麼也找不到這位急著要“雙規”一批人的“馮書記”——馮朝輝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山西省紀委立案調查並採取“兩規”措施!
  消息一齣,幾天前還在酒桌上“馮書記”長“馮書記”短的“小伙伴兒們”驚獃了——“聽錯了吧,是馮書記把別人‘雙規’了吧?!”
  ……(完)
(原標題:從馮朝輝案看“黑金”腐敗)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黑檀傢俱

dy19dyyg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