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末4月初,信陽毛尖明前茶陸續開始採摘,勤勞的小城人又開始了一個忙碌的勞作季,起起伏伏的茶山上,連片的蔥綠中,點點的五顏六色是採茶人忙碌的身影。“金針幾葉含神韻,碧露一盞飄祥雲,千年國珍流芳遠,天生麗質蓋群英”,小小毛尖,給信陽貼上了一個“茶”的標簽。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謝衛衛/文圖
  飲茶已成信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信陽產茶,因此普及成為信陽人飲茶的最大特點。漫步在小城的大街上,看見路邊下棋攤周圍,幾個老人家眉頭緊蹙、運籌帷幄,於方圓智慧間隙,隨手拿起手邊的茶杯,輕吹一下,慢呷一口,滿口留香,頓時又精神矍鑠,埋頭廝殺。信陽人愛喝茶、會喝茶的精髓一至於斯。
  天氣晴好,在信陽浉河公園裡,一把遮陽傘下,市民於鋒約了三個朋友圍坐在茶桌前聊天打牌,周圍蔥鬱的樹木和各色艷麗的花,讓人心曠神怡。
  對於記者向他詢問茶在他生活中的影響,於鋒很驚訝:“喝茶嘛,太平常不過的一件事,沒有刻意去想過喝茶還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於鋒說,如果一天不喝茶,他就覺得生活里少了很多東西,“三天不喝茶,飯都吃不下”。
  於鋒是土生土長的信陽人,家裡以前也是種植茶樹的,每天跟茶葉打交道,茶已經成為融入他生活的一部分。
  “茶這東西,我沒感覺啥文化不文化的,只是它跟信陽產茶有關吧,反正我周圍的朋友都把茶作為第一飲品。”於鋒說。
  據記者走訪,在信陽的大街小巷中,與浉河公園裡類似的茶攤隨處可見,並且生意大都較為紅火,喝茶、品茶、聊茶,在信陽人的觀念中,生活本該如此。
  毛尖是信陽人迎來送往的一份情誼
  在於鋒的茶桌周圍,擺茶攤的老闆步履匆匆地應付著每一位顧客,並時不時地招呼下路過的游客:“老闆,過來喝杯茶吧。”
  於鋒的兒子在鄭州上學,今年大二。“每次回學校的時候,都從我開茶葉店的朋友那兒拿上幾盒茶葉回去。他說是同學讓他捎帶些正宗信陽毛尖回去送禮用。”於鋒說。
  記者問他:“你們平時給遠方的親朋送禮都送茶葉嗎?”於鋒告訴記者:“這是肯定的了,一般的禮物哪兒都有,但毛尖這東西,還是從咱們這兒帶過去的最能表達情誼了。”
  迎之以茶、送之以茶。以茶水迎客,以茶葉拜友,尤其是赴外地拜友或工作學習的,帶上一份來自家鄉的毛尖,這份獨特的情誼載體,遠非洋酒咖啡所能比擬,茶尚質朴,淡泊、純凈、高潔的本性,更寓意訪客的真誠。
  特殊考究的信陽茶俗
  信陽地處南北方交界處,將南北方文化巧妙地融於一體,茶雖是信陽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信陽的茶藝(道)卻沒有南方那麼發達,但信陽茶俗獨有其特殊的考究。
  記者特意就茶俗走訪了信陽農林學院茶學系主任、國家一級評茶師、國家一級茶藝技師郭桂義教授。
  在郭桂義教授的介紹中記者瞭解到,信陽老百姓喜歡用玻璃杯喝茶,茶杯不蓋蓋子,自有其區別於北京蓋碗茶和南方功夫茶的神韻,透明的玻璃杯,一杯水衝下去,碧綠的湯色翻滾,根根瑩綠的茶葉旋舞著再慢慢走向沉寂。
  而在信陽人待客倒茶時,主人家一般只倒杯子的七成左右的水,就是俗稱的“茶七酒八”。
  除非是主人家委婉謝客,否則一待客人杯子里的茶水過半,主人會立馬續上,保持茶湯濃度一致,水溫適宜,客人即使走了,茶也還是那個適宜的溫度。
  郭教授說,在息縣,家戶中還會有一個炭火,一個專門弔在火上的水壺,隨時可以燒水沖茶待客,不過現在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這種茶俗已經慢慢退出歷史舞臺了。
  話後小語
  通過茶可以認識信陽
  也許是“只緣身在此山中”,與很多信陽本地人聊過關於信陽茶與生活的話題,他們大都於此沒有太深感觸。但作為外地來申城工作的我卻感觸頗深,生活中的頗多細節都能很明顯地感受到茶與這座小城的深刻淵源。與受訪者閑聊中,也對茶之於申城的文化內涵有粗淺認知。
  過客旅途
  □本性禪師
  人生旅途,過客匆匆。
  也不知什麼勇氣,如何的幸運,生活、生存,一晃就近半個世紀了。
  半個世紀,是半年、半月、半周,乃至半天。
  人生過客,生命旅途。
  我不相信:會有人不對此現象進行思考,只是,有的認真,有的馬虎。
  近日,應西雙版納同修之約,赴雲南南傳佛教區域參學。
  飛機從福州到昆明,再由昆明至西雙版納。福州至昆明航程中,飛得顛顛簸簸,頗為不順,因為雷雨的原因。其時,我在想,人把寶貴生命交給機械,真不牢財炔壞靡眩蓯俏弈巍7裨潁綰謂餼雎猛疚侍餑兀�
  整個人生,無非就是大大小小的旅途組合而成。我們有踱步、散步、步行的旅途;有坐自動交通工具的旅途;有學習的旅途;有價值觀形成的旅途;有為實現人生目標而走過的種種旅途。
  這旅途,許多時候,不由我們把握,就如飛機要顛簸就顛簸我們一樣,除非是專業人員,他把握住了氣候的規律。知道何時飛何時不飛,飛了該穿行哪個空域。想想,這多不易。如比之命運,要把握命運,就得知道命運運行的規律。那是什麼人?聖者!
  不管是什麼旅途,其主人,皆是過客。前面走過的,後面永遠重覆不了,前後永遠是時空各異。多一步旅途,人生的大限就快了一點到來。因為,人生旅途是很短暫的。這不知是可怕還是可幸。我想,對善者而言,當是幸吧;對惡者而言,該是不幸了,因為,沉淪與窮途向他走得更近了。
  有的人,總認為人生是他的永恆一般,尤其是未經世事的年輕人,他們不知道生死老病為何事。由於沒有危機感,所以,過度地揮霍人生,等悟到人生過客的道理時,可把握的時間已不多了,空後悔。
  人生短暫,旅途顛簸,一步跨過,不可回頭……人生雖如此,不過,足跡還是要留下來的。這是過客人生,生命旅途的見證、印記,是我們一個結束後另一個新開始的依據。為此,這足跡的線路如何,我們還是應給予留意,關註為妥。
  (本性禪師為中國佛協常務理事、福建省佛協副會長兼秘書長、福州開元寺方丈。)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一片綠葉一座城 泡出濃濃信陽範兒)
創作者介紹

黑檀傢俱

dy19dyyg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